特斯拉CEO马斯克和加拿大歌手格莱姆斯的第一个孩子降生了,还想让孩子自己选择性别

本周一晚上,特斯拉CEO埃隆·马斯克(Elon Musk)和加拿大歌手格莱姆斯(Grimes)的第一个孩子降生了。

虽然这已经是马斯克的第6个孩子,但他还是难掩兴奋之情,在Twitter上向全世界宣告。



这位亿万富翁的前5个孩子都是与第一任妻子贾斯汀·威尔逊(Justine Wilson)所生。

2002年,两人自然受孕产下的孩子,在出生10周后就因婴儿猝死综合症而夭折。随后,两人又通过试管婴儿技术,分别于2004年和2006年生下双胞胎和三胞胎,都是男孩。

至于这个新生儿的性别,马斯克女友格莱姆斯表示,公众“不需要知道”。

48岁的马斯克出生于南非,同时拥有南非、美国以及加拿大国籍。他的父亲是南非白人,母亲是加拿大人。马斯克后来移居到了母亲的出生地萨斯喀彻温省生活,并以SpaceX创始人、特斯拉汽车和PayPal的联合创始人身份为人们所知。

马斯特的现任女友格莱姆斯是位魁北克女歌手,现年32岁,两人于2018年纽约大都会艺术服装学院年度慈善晚宴(MET Gala)上公开恋情。



今年2月,尚在孕中的格莱姆斯在一次YouTube直播中表示,孩子出生后,出于对隐私的保护,她将不会公布孩子的性别。她还透露,她想让孩子自己选择性别。

她说:“我不想对他们进行性别区分,以避免这和他们真正感受到的不同。他们可以决定自己的命运和身份。”

看来,马斯克和格莱姆斯这对父母,是铁了心要加入“性别中立养育方式”的家庭队伍中了。


在加拿大,越来越多的父母拒绝对性别的固化观念,比如女孩子就该穿粉红色衣服、男孩子则该穿蓝色,而不是让孩子自己选择对色彩的偏爱。

“性别中立养育方式”已变得越来越流行。

这些父母抚养着没有性别的孩子,回避了“她”(she)和“他”(he)的人称代词,取而代之的是使用“他们”(they),直到孩子年纪大到可以自己决定性别为止。

2017年,BC省向一个8个月大的婴儿发放了没有性别标记的健康卡。在性别一栏中,用字母U代替,意为“未决定”(undetermined)或“未分配”(unassigned)。



这应该是世界上第一张性别没有标名“男”或“女”的身份证件。

这个婴儿的父亲科里·道蒂(Kori Doty)本身就是一位跨性别者(transgender),他的目的是让自己的孩子也能发现自己真正的性别。

在传统文化中,性别的分配是由医务人员抬起婴儿的双腿看生殖器来完成的。但事实上,直到出生后几年,婴儿的性别身份才能得到发展。

道蒂说,在“他们”意识到自我、并以合适的词汇告诉我“他们”是谁之前,我承认“他们”是婴儿,并将给予“他们”所有的爱和支持。在此之前,“他们”是最完整的人,“他们”可以不受男孩和女孩的限制。


在多伦多,凯尔·迈尔斯(Kyl Myers)和丈夫布伦特(Brent)也正在用这种方式养育他们的孩子Zoomer。

这对父母认为,性别社会化助长了性别隔离、性别定型观念和微小的侵略行为,导致儿童和成年时期的性别不平等。

“如果人们不知道Zoomer的性别,就不会因为‘他们’是男孩或者女孩而区别对待。人们对待Zoomer的方式只是因为‘他们’真正的样子,这样‘他们’就会有一个没有刻板印象的童年。” 迈尔斯说。


本文摘自: 她乡 Weekly

65 次瀏覽

778-707-5568

©2020 by www.Van365.c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