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民爭議 ︳中國人為何要移民國外?

出處:網絡

你的錢走了,你的人走了,不過,你的心呢?或許,移民者都是昆德拉——留心靈上,我們每獨自一個人都沒有辦法離去自個兒的國度。

1975年,小說家米蘭·昆德拉被迫離去捷克,移民官員遞給他一個地球儀,讓他輕易選一個國度,昆德拉慢慢轉動地球儀,好久,輕輕地問,『您還有沒有別的地球儀?』

最終問個問題,移民的人很歡樂嗎?它們實在可以『離去』嗎?

這種財富不安全感,我們不是首次看見。最遠的一次是2000年初的漢武帝,他為了出兵討伐匈奴,把金庫都乾空了,於是以強迫性的手眼向有產者征收百分之二十的財產稅,他還激勵人民大眾相互舉報,導致全國中產以上的家子集體破產,司徒遷在《二十四史·平准書》中記述說:『自此民偷,甘食好衣,不事蓄藏之業。』移譯過來就是:『自此往後,人民大眾喜歡竊取,有悅目的衣裳立刻就穿,好吃的立刻吃掉,不再願意儲蓄投資。』中國歷代政柄的晚期,如晚唐、晚明、晚清和中華民國晚期,都是奢侈浪費得一塌胡涂,飲食嫖賭,用具歌唱音樂精巧到達最大程度,而這一切都與人民大眾不再願意儲蓄相關。所以,一個國度的過分享受品消費尤其的沖天,並不盡然是國力豐富充足、人民大眾殷實的表達。

第三頭緒由就更值當上上下下沈思了。有產者為何會有不安全感?它們是對啥子不滿意?是哪一種預感讓它們想要躲避?這些個人移民在這以後,決不會在蔚藍蔚藍的溫哥華『除草等死』,它們仍然會回到知道得清楚的中國市場,接著做買賣掙錢,而後把錢經過各種灰色渠道輸發送去,它們的行徑一定會更加的短期化——由於這已經不是他自個兒的國度,那末,中國經濟的未來又何在?

第二頭緒由就讓人沈思了,大凡有子女讀過中國的初級中學和高中的,都會對應考教育深惡痛覺,千軍萬馬過獨木橋,那不是普通的凶狠冷酷,咱們有錢了,為何不轉到寬敞的高速馬路上去?假如中國的高等教育是一個讓人躲避的制度,那末,政策制訂者們是不是該捂上被子好好想一下子了?

第1頭緒由是可以了解的,都說『商旅無國界』,並且每私人都有在地球上自由遷移的自由;

我想破了頭,理由約略有三個,第1是尋求高質量的生存;第二是子女教育,第三是財富的不安全感。

為何要移民呢?再問一遍這個問題。

當一個國度的經濟居於高速進展的和平定統一段時間——甚至於是天底下表達最好的經濟體,卻有超過七成的有產者打算離去這個,這是有史以來首次發生的事物。那天,我在一個論壇上述說這一歷史事情的真實情況,臺下坐著不少政府官員,大家的面色都很凝重。

自工業革命以來的二百積年,也有點國度發生過有產者的集體大移民,但那大部分與階級斗爭和人種清洗相關,譬如1918年蘇聯工農民主政權政柄樹立後對俄羅斯權貴和資本家的斥逐,譬如1940時代法西斯德國對猶太人的大壓迫使受害。

不過,那邊的新聞與你無關,那邊的買賣與你無關,那邊的百姓與你無關,那一個國度,與你無關。

那邊的天很藍,那邊的牛乳沒有三聚氰氨,那邊的牛肉沒有瘦肉精,那邊的植物油不是地溝油。

『清晨起來,送兒子去念書,而後回家除草,晌午覺個午睡,後半晌接著除後院的草,日頭要下山了,把手子接歸來,再到前院看看,草有沒有再長出來,下一天接著除。』

『怎麼個好法?』

『十分好。』

我問一位到達溫哥華的先生,『過得好嗎?』

為何要移民呢?

移民最多的國度是四個,美國、加拿大、澳大利亞和新加坡,我曉得新加坡的政策:2010年是150萬元新幣,2011年就漲到250萬元,理由當然是提出請求人非常多了。在那一個鳥島大的地方買一個象樣子的房屋最低限度又要150萬到200萬新幣,也就是說,沒有3000萬元我國法定貨幣的資產別讓那兒跑。再說美國,2011年十一月底,揭曉了一個數值,以往三年中,美國移民的四分之三是中國人。

胡潤的數值從來沒有是一個『約略』。然而,招商銀行和貝恩顧問的《2011年中國個人財富報告陳述》給出了近似和更非常准確的數值:現時中國高淨價值人士的數目是50萬人,人均領有可投資資產3000萬我國法定貨幣,加在一塊兒的可投資資產是15萬億我國法定貨幣,相當於GDP總量的三分之一。私人資產超過一個億的大陸公司家中,有27百分之百已經移民了,還有47百分之百正在思索問題移民,加在一塊兒,就是有74百分之百的人已經移民或正在思索問題移民。

2011年九月二十一號,胡潤給我打電話,『你在北京嗎?我們要揭曉2011年的財富報告陳述,想請你到場做個評點。』我在路上。在這以後從微博上讀到達胡潤的數值——中國如今的務必富翁家子有96萬個,在2010年這一年裡,有5000到6000私人到國外施行了移民。 提要:私人資產超過一個億的大陸公司家中,有27百分之百已經移民了,還有47百分之百正在思索問題移民,加在一塊兒,就是有74百分之百的人已經移民或正在思索問題移民。

#留学费用

 

778-707-5568

©2020 by www.Van365.c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