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墨边境,地狱与天堂的分界线

本文转载自:地球知识局

得益于美国与墨西哥之间繁忙的贸易往来和人员交流,在美国与墨西哥的边境存在这样一种城市:它一半在美国,一半在墨西哥,而且往往墨西哥部分比美国部分还要庞大。


美墨边境有一长串的城市

蒂华纳是其中最西端的一个

他们的繁荣与萧条主要取决于来自美国的生意▼

圣迭戈-蒂华纳就是这类城市中的代表。墨西哥一侧的蒂华纳(Tijuana)因酒精和色情业兴起,从开始就呈现出法外之地的特征,借助灰色行业的暴利,蒂华纳与美国的联系愈发紧密。

一边是圣迭戈,一边是蒂华纳

(图片:google map)▼

这一地缘特点既带来了城市的快速发展,也形成了路径依赖,进而成为无法修正的结构性问题。如今美国成为疫情中心,墨西哥深受其害,而蒂华纳的地下产业更是风雨飘摇。

步行即可到达美利坚

(墨西哥 蒂华纳)

(图片:magraphy / Shutterstock)▼

罪恶之都


1919年,史称禁酒令的美国宪法第18修正案宣告制造、运输、出售酒精饮料违法,改变了无数美国人的生活习惯,也催生出了一大批制售私酒起家的黑手党。


把社会问题都归结为酒精原因

一刀切的禁酒运动无助于社会改良

反而催生起规模巨大的走私产业

(图片:Wikipedia)▼

相较于为了喝口酒偷偷摸摸去地下酒吧、开酒精处方的美国东北部酒鬼,加州的酒鬼就幸福太多了,他们可以直接跨过国境,去不禁酒的墨西哥喝开心再回国。


旺盛的市场需求催生了制售酒品及其相关行业的兴起,类似于蒂华纳的边境小城凭借其区位优势吸引了买卖双方,借此强势崛起,先是有了第一条马路——革命大街,便利游客交通的同时美化了市容;之后又建立了酒吧、旅店,满足边境客人的餐饮需求。


革命大街是蒂华纳第一条建造的道路

酒吧,酒店,妓院等也多集中在这里

现是蒂华纳的市中心

(图片:Denis Kabanov / Shutterstock)▼

随着招待美国游客的场所越来越多,它们也逐渐出现了满足不同消费水平客人的分化。像阿瓜卡莲特(Agua Caliente)这样的住宿、水疗、赌博、高尔夫球等休闲运动一条龙服务的度假综合体深受有钱人欢迎,好莱坞明星出入其间的花边新闻则进一步抬高了这一地区的知名度,让美国游客趋之若鹜。


南加州的富人们来到这个不被管制的新兴娱乐胜地

在美国本土被禁止的赛马,饮酒,性交易等

在这里随处可得

(1928年的阿瓜卡莲特酒店)

(图片:San Diego History Center Photo Archive.)▼

在当时的蒂华纳,赌博是合法的,娼妓行业则处在屡禁不止的灰色地带。而正因为美国大多数地区禁止这些行业,美国人只能来到蒂华纳解决这些需求,蒂华纳的灰色产业名气因此越来越大,游客来蒂华纳的目的也来越来明确,最终形成了一种畸形的产业繁荣。

豪车,美女,香槟,泳池...

全方面满足顾客需求

(图片:Official Hong Kong Gentlemen's Club/YouTube)▼

经过30年代墨西哥政府出手打击赌博业,蒂华纳的赌博业一度衰落,但是毕竟这里距离墨西哥首都遥远,而墨西哥政策走向常因不同派别上台变更,所以赌博业并未消失。


60年代时,墨西哥政府借助地价和人力成本低的优势在边境城市发展工业,提升了蒂华纳城产业的丰富程度,也吸引了大量墨西哥人搬到这里。之后,甚至从中南美洲偷渡美国的人也会选择此地作为中转站,或索性留在机会比老家更多的蒂华纳。


大量人口在此流动,宽松的管控

也就会产生更多的谋生机会

(图片:Sherry V Smith / Shutterstock.com)▼

大量涌入的男性劳动力导致城市的性别比例失衡,潜在需求让色情业迅速下沉,非法的暗娼大量出现。


灰色产业看似成为了法外之地,实则内部有一套更为严酷的竞争规则,想要形成规模势必需要黑恶势力站台。而黑恶势力关注的不是发展行业本身,而是行业带来的暴利。随着70年代哥伦比亚毒品扩散全美洲,毒品卡特尔在墨西哥出现,他们成为了蒂华纳的无冕之王,帮派火拼、抢劫、贩毒、贩卖人口等恶行暴力事件层出不穷。


各地区的贩毒家族组织之间的竞争以及和政府的对抗

带来了大量的枪战,杀戮事件

(图片:https://www.eluniversal.com.mx)▼

但是,不仅美国人民南下消费的热情没有因为这些安全问题消退,游客源甚至扩大到了万里之外的日本、中国。

疫情冲击色情业


随着北美自贸协定的签订,美国与墨西哥的经济联系日趋紧密,墨西哥人可以相对容易地获得赴美工作签证,不少人也拿到了美墨双重国籍。处于家庭成员分布两地的原因,这些人也往往在两国之间来回奔波。


这样的盛况其实是常态了

过境和过一个收费站一样方便

(图片:Chad Zuber / Shutterstock.com)▼

随着2月27日墨西哥出现第一例确诊,虽然墨西哥政府对内要求隔离,对外要求减少美墨边境不必要的过境,但是拦不住这些有双重身份的墨西哥人。到五月末,每天依旧有数千辆车穿梭在美国墨西哥之间,定义模糊的政策根本无法阻止新冠的传播,几个月的时间中确诊人数逐步攀升,累计确诊早已超过50万人,排名全球第六。


死亡率也名列前茅

(图片:Omar Franco Perez / Shutterstock.com)▼

蒂华纳这样的边境大城连接着美国最重要、墨西哥裔占比最高的加州,每日过境人数可想而知。不巧的是加州此时已然成为美国疫情的重灾区,所以蒂华纳被传播的风险极大,几乎必然是墨西哥的疫情小中心。


但反常的是,目前墨西哥疫情的重灾区是人口密度惊人的墨西哥城,蒂华纳的确诊人数与其作为边境口岸的重要性并不相称。


墨西哥城向合法的性工作者发放了经济补助

也是怕她们迫于生计偷偷营业

(图片:Eduardo Mejia / Shutterstock.com)▼

但死亡率揭示了其中的猫腻。


墨西哥疫情的一大特点是死亡率奇高。其余全球确诊排名前十的国家基本都将死亡率控制在3.5%以下,在经济条件相对较差,政府承认确诊数被低估的伊朗,死亡率也仅有5.7%,墨西哥的死亡率却高达10.9%。更诡异的是蒂华纳所在的南加州,确诊病例死亡率高达到19.3%,令人瞠目结舌,因此该地确诊病例数字实在可疑。

死亡率高到像是感染者没接受治疗一样

(图片:wikipedia)▼

虽然边境管理较为失败,但是墨西哥联邦政府对内防疫政策的执行力尚可,从三月起非必需部门都被迫歇业。壮士断腕式的举措让墨西哥人愈发拮据,预计可能会新增900万左右的贫困人口,严重依赖服务业与劳动密集型产业的蒂华纳也陷入了半停摆状态,受冲击尤其大。


长期的封锁势必会影民众的生存

墨西哥早在6月就有抗议活动出现

希望在经济停摆期间得到财政支持

(图片:Gill_figueroa / Shutterstock.com)▼

说是自救也好,说是顶风作案也罢,疫情中的蒂华纳地下灰色产业链,一直在寻找着政府禁令之下的经营模式,并且的确摸索出了一套让人防不胜防的犯罪法则。

封锁之下流动的欲望


目前墨西哥的性工作者分为两类,一类是在政府注册的合法性工作者,在蒂华纳,她们在被称为Zona Norte的红灯区内工作,定期接受身体检查。合法的声色场所要满足定位标准、清洁标准、营业时间等政府规定,也免不了需要交税。另一类则是屡禁不止的暗娼,近年来与时俱进,利用社交媒体也做起了互联网+,查处难度变得更大。


红灯区的繁华也说明管制形同虚设

色情和赌博本就是这里的经济支柱

(图片:Balintawak / wikipedia)▼

随着隔离措施的不断加码,合法的声色场所、酒吧、旅馆纷纷关门,大多数性工作者陷入失业状态,一些人选择离开蒂华纳回老家,留下来的人如果没有租房,在工作地点关闭后,就会面临露宿街头的窘境。


没法出去站街,那就上网寻找顾客

(图片:twitter)▼

她们靠社会工作者或各种慈善组织救济的食物生存,抱团抵御墨西哥堪忧的治安形势。政府出于人道,发放了1000比索(约合42美元)的食品、药品消费券,但是仅限于注册在案的性工作者领取。

性工作者注册与否的区别不仅体现在是否受政府保护方面,也体现在患病率和客户群体的不同。


俱乐部或酒吧首先就有一个消费门槛

而站街的话,面对的客户群则更加复杂

(图片:Tomas Castelazo /wikipedia)▼

未注册性工作者往往收费较低,比较受当地人的青睐,其中一类重要客户是被美国驱逐出境的墨西哥裔。他们大量聚集在蒂华纳这样的边境城市,往往妻离子散、生活惨淡,沉溺于感官和生理刺激之中,他们注射毒品的概率是其他男性的四倍,当然也就更可能传播种种疾病。


站街女数量过多,也是可以砍价的▼


2006年的一项研究表明,15-49岁蒂华纳人中,116人就有1人患艾滋,1996-2006年之间艾滋病患病率翻倍,注册性工作者艾滋病检出率为3%,未注册检出率则高达8%,其他性病的检出率分别为33%和53%,确实是一个高危职业。未注册性工作者当然也好不到哪去。


新冠疫情当前,色情产业大概率也已成为一张疫情传播的大网,但是它到底对于墨西哥爆炸式传播起到多大作用,至今尚无人知晓。


毕竟是一个坦诚相见的接触过程

怎么好意思戴口罩服务么

(图片:hongkonggc/ ins)▼

但疫情和边境管控也没能阻止美国人寻花问柳。当地警长也承认,虽然色情业受到巨大打击,但是关门营业和网络暗娼的情况依旧存在,毕竟从三月至今,如果收入为零,对于任何人来说都是灾难。而性工作者往往没有储蓄的习惯,甚至有不少是单亲妈妈,停业还是开业就变成了事关生死的大事。部分旅馆也顺应这一需求偷偷开业,在疫情看不到尽头的蒂华纳,隔离政策事实上已经偷偷解冻。


在管制之初,过境点的车流量大大减少

但随着疫情持续的时间过长

爱好自由的美墨人民早已按耐不住了

(图片:Chad Zuber / Shutterstock)▼

到8月初,相关行业终于无法蒙受损失,超过80家夜总会向州政府请愿要求重新开放,一千余名相关从业人员走上街头向政府施压。


情色行业同时也拉动了墨西哥旅游业

政府的压力也很大

(图片:hongkonggc/ ins)▼


8月10日,疫情中心墨西哥城酒吧作为餐厅重新开放,营业时间截至晚上十点,允许顾客达到满员量的30%。不知道这一政策松动会不会引起南加州政府的效仿。

继续封锁依旧无法阻止少数人关门营业,也无法短期内阻止新冠肆虐。部分放开又必然会导致疫情的进一步失控,甚至出现向上的拐点。


这是蒂华纳结构问题发展至今被新冠暴露出的尴尬,也是墨西哥整体的一个缩影。


参考文献:

1.https://www.nytimes.com/interactive/2020/world/americas/mexico-coronavirus-cases.html

2.https://www.krqe.com/news/border-report/bars-and-nightclubs-in-tijuana-demand-permission-to-reopen/

3.https://www.borderreport.com/regions/mexico/mexico-city-lets-bars-change-to-restaurants-to-reopen/

4.https://www.reuters.com/article/us-health-coronavirus-mexico-tijuana-ins/tijuana-coronavirus-death-rate-soars-after-hospital-outbreaks-idUSKBN22K2U6

5.https://abcnews.go.com/International/thousands-crossing-us-mexico-border-nonessential-travel-ban/story?id=70889788


100 次瀏覽
 

778-707-5568

©2020 by www.Van365.c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