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股市的疯狂一年后,疫情给市场留下了什么?

文章来源:英为财情


英为财情Investing.com – 新冠疫情贯穿着2020年全球市场的始终。不仅是疫情确诊曲线本身的起伏跌宕,在多米诺骨牌效应下它所引起的一系列事件——经济萎缩、财政援助、货币刺激、经济复苏、疫苗研发等等——无不牵动着市场的神经。

温故可以知新。“后疫情时代”将定义2021年,新旧交接之际,通过回顾2020年的金融市场大事件,或许对投资者看待明年的市场前景有所启发。


从恐慌式抛售到暴涨狂欢

对于全球风险资产来说,2020年是神奇又诡异的一年。就在同一年,全球金融市场经历了噩梦般的恐慌式暴跌以及几乎所有风险资产都在暴涨的狂欢。


如果说年初1月底的抛售还只是限制在亚洲市场的孤立事件,那么从2月24日开始,金融市场的“惨剧”正式拉开了序幕。人们无法确认是什么点燃了导火索,但全球的基金经理仍然能够回忆起一连串的消息接踵而来:

疫情在意大利、韩国、伊朗等地迅速蔓延;美国CDC通知企业和学校要做好准备;高盛警告称,如果疫情恶化,美国企业全年都可能不会产生任何的收入增长……


短短几周内,市场的预期,从最初的全球经济活动仅会暂时中断,迅速滑向最悲观的情景:经济将陷入衰退,而且这是一个迫在眉睫的风险。


短短六个交易日内,标普500指数从2月19日的高点暴跌了10%,标志着该股指创下了有史以来最急剧的修正。


3月11日,世界卫生组织宣布此次疫情构成“全球大流行”,当晚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暂停从除英国外的欧洲国家到美国的所有旅行。


次日,开盘不到6分钟,美股即暴跌逾7%,触发熔断;美国以外市场,据不完全统计有11个国家的股市在同一天发生熔断。当天,标普500指数收跌9.5%,德国DAX30指数法国CAC40指数欧洲斯托克50指数均收跌12%,英国富时100指数跌近10%。3月13日,恐慌继续蔓延至亚太股市,韩国KOSPI指数暴跌8%触发熔断,日经225指数跌6%,澳大利亚S&P/ASX200指数跌7%,沪深300指数跌4.5%。


全球主要股指2020年走势,涨幅由高到低分别为韩国KOSPI、沪深300、标普500、日经225、欧洲斯托克50、英国富时100


截至3月底,这场恐慌性抛售抹去了全球股市12万亿美元的价值;油价在疫情爆发和沙特/俄罗斯价格战的双重冲击下暴跌60%;新兴市场中,巴西墨西哥南非等国的货币贬值超过20%。

时间来到了12月。全球市场似乎已经忘记了年初风险资产价格全线暴跌的伤痛。


MSCI全球所有国家指数在上个月攀升12.2%,是史上表现最好的月份。这一涨势也推动该指数录得了纪录新高。从3月触底以来,这个指标已经增加了300亿美元的市值。


这一阶段的上涨,主要是由疫情冲击下曾备受冷落的领域所推动:能源股、航空公司、酒店集团、欧洲银行、美国小型企业、新兴市场;甚至,垃圾债、、油、比特币 (BitfinexUSD)都在急剧上涨。


MSCI全球所有国家指数


全球风险资产V型大逆转的背后

从暴跌到暴涨,是什么催生了这个V型急剧反转?三大关键词:央行刺激、财政援助、疫苗研发。

3月3日,澳洲联储带头降息;同一日,美联储宣布紧急降息50个基点,成为第二家通过降息来应对疫情对经济影响的主要央行;3月15日,美联储再度紧急降息100个基点,将目标利率下调至0%-0.25%,同时启动7000亿美元的资产购买计划(包括5000亿美债和2000亿机构支持抵押贷款证券);自3月17日以来,美联储共推出了13项紧急贷款工具。


同样,欧洲央行也在3月18日宣布了7500亿欧元的紧急资产购买计划(PEPP);6月4日,该央行将紧急购债规模扩大至1.35万亿欧元;12月份,欧央行在1.35万亿欧元的基础上将PEPP再度增加5000亿欧元。

财政方面,美国国会也在3月份推出了规模超过2万亿美元的《冠状病毒援助、救济和经济安全法案》(CARES法案);两党如今仍在磋商新一轮的刺激方案,规模可能在9000亿美元左右。

为应对疫情所出台的这些货币政策或财政措施,一方面带来了大量的流动性——Refinitiv的数据显示,今年截至11月26日,全球政府与企业总共发行了9.7万亿美元的债券和其他类别债务。另一方面,也支撑了市场对于经济复苏的乐观预期。


因此,即便IMF预计今年全球经济总计可能会萎缩4.4%,创大萧条以来最严重的经济衰退,市场也能够不受影响,将目光放向2021年。


在预计美国新一轮财政刺激措施终将推出的前提下,投资者将之后的希望都寄托在疫苗身上。

如今,疫苗研发竞赛已经进入到尾声。英国在12月7日正式开始注射辉瑞疫苗,随后加拿大成为全球第二个批准使用辉瑞疫苗的国家,本周美国也开始分发该疫苗,FDA预计于周五批准Moderna疫苗的紧急使用;12月9日,中国国药集团研发的新冠疫苗也已经在阿联酋正式注册。


IMF预计,到2021年全球经济将增长5.2%。而根据美国银行一项备受关注的调查,基金经理对于经济增长及企业盈利改善的乐观程度达到了2002年以来的最高水平。过去7个月,他们的现金储备下滑了1.8%至近4%,为史上最快速的下滑。


值得一提的是,散户投资者在这场3月底以来全球市场的反弹中的作用也不能忽视。至少在前6个月,这部分投资者占据市场活动的20%,几乎是2010年水平的两倍。散户的大量涌入,与疫情期间的“居家令”、多地政府派发的现金援助不无关系。


疫情的“流动性遗产”与未解决风险

如文章开头所说,疫情的进展仍将主导明年市场的走势。

已经有市场人士担忧,现在的市场已经过了“牛市”阶段,处于后期泡沫的“融涨”阶段,其疯狂程度可与1999年底或者1929年底的上世纪两大泡沫时期相提并论。


多头似乎并不畏惧。他们认为,自3月底以来,包括极低利率在内的超宽松货币政策的影响,以及未来几年这种趋势的前景,仍将是市场的主要驱动因素。


然而,围绕疫情的多个不确定性尚未消除:生产和分发足够的疫苗,让全球大部分地区的民众接种,将需要长达一年的时间;与此同时,第二波疫情对经济体产生的负面影响已经开始显现,德国正在考虑将硬封锁时间延长到1月初之后,纽约可能在圣诞节后恢复封锁,2021年一季度经济或将再度收缩。这些都是投资者在后疫情时代的“融涨”中所不得不警惕的风险。

免责声明

文章内容不代表本微信公众号立场,对文章内容概不负责。 如有争议,请随时联系我们!

60 次瀏覽0 則留言
 

778-707-5568

訂閱表單

  • YouTube

©2020 by www.Van365.ca.